主办:中共凉山州委政法委员会 凉山州社会管理综合治理委员会 承办:四川法治报社
您当前的位置:凉山长安网  >  政法文化
援凉禁毒民警大骥:脱下警服,最想对家人说声抱歉
www.1besei2.tw 】 【 2019-01-07 10:32 】 【 来源: 凉山长安网 】
  面对家的方向,向家人敬个礼,表达思念与愧疚。

  兵分两路,堵住嫌疑人家的两个路口,一旦嫌疑人归家,便无处可逃,蹲点缉拿涉毒嫌疑人,这些在缉毒电影里上演的情节,也时常出现在大骥的办案日常中。

  资阳禁毒民警大骥来凉山州喜德县,负责城区派出所禁毒工作。但由于工作特殊性,基本上他什么都要做。忙是常态,一年下来,他回不了几次家。回家难,离家更难,“根本不敢回头看站在门口的妻子和孩子,怕自己走不了。”大骥说,作为警察,援凉他义无反顾,但作为普通人,他最想对家人说声抱歉。

  连夜蹲守

  缉拿潜逃毒贩

  缉拿毒贩、捣毁赌博窝点、担任战巡教官,来到凉山,大骥虽然主要负责禁毒,但工作既多且杂。但说到让大骥印象最深的事,无疑是连夜蹲守缉拿毒贩那次经历。

  当时春节刚过,他们接到举报,一名在外潜逃了两三年的毒贩,不久后将回家看望父母。这名毒贩在当地影响很大,在他手上购买毒品的人多达四五十个,但因为他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,之前警方对他的多次抓捕都以失败告终。“好不容易等到了这次机会,一定要抓到他。”大家摩拳擦掌,都在等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。

  在毒贩回家的头一天晚上,大骥和同事提前埋伏在了毒贩家附近。为防打草惊蛇,他们把车停得很远,手机全部静音,亮度也调到了最低,全程就打字交流。

  当地晚上非常冷,到第二天凌晨5点多,大家的身体都开始出现不适,但作为带队领导,大骥丝毫不敢懈怠。“如果一旦有特殊情况,我们不能及时反映、支援队友,造成毒贩脱逃,行动就失败了。”坚持到凌晨6点多的时候,终于,一个身影出现在了附近。

  “当时雾气很大,只能模模糊糊看到个背影。”大骥说,在和同事仔细对比了各种照片后,“就是他!行动!”一声令下,民警立即现身,迅速出击,将毒贩捉拿归案。

  脱下警服

  欠家人一句抱歉

  到凉山喜德近一年,在单位的考核中,作为省公安厅警务实战教官,大骥多次排名第一。除去日常工作,他还负责培训喜德县公安局的70余名民警和辅警。忙碌的工作中,他难回一次家,更难得见到自己的两个孩子,大女儿已上三年级,小儿子还没满一岁,都只能让妻子独自辛苦带着。

  “一开始,家里人肯定是有些怨言的。”大骥说,在过去,岳父岳母经常都说他这个女婿不称职,但时间久了他们也就理解了自己这份职业的担当和付出。因为长时间不在家,他只能在电话里对家里人分表达思念之情,告诉大女儿要懂事,妈妈累的时候,要帮着妈妈做点事,要多带带弟弟。

  一次难得的探亲回家,准备离开时,两个孩子嚎啕大哭起来,嚷着让自己别走。“腿里像灌满了铅。当时真不想走了,哪怕是给我处分。”但当同事一喊“上车”,他还是立刻转身归位,只有把眼泪憋回肚子里。

  坐在车上,大骥很想给妻子发条安慰的短信,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。“怕又勾得她伤心,我也难受。”直到快要到援助地,他才发了条“已到”的短信给家人简单报了声平安。

  大骥常说,脱下警服,作为丈夫和两个孩子的父亲,他最想对家人说声抱歉。

  (杨晓虹)
编辑:唐玉饶